在足球的世界里,大多数球员踢足球的初衷只是为了改变童年的贫困生活,希望通过足球来使家庭生活得到改善。但是,任何事情都有例外。在足球界,仍然会有一些“富二代”选择为了荣誉、为了爱好投身于足球中,贡献自己的青春。

皮尔洛的父亲在布雷西亚经营一家钢铁厂,良好的运营使之成了意大利名列前茅的钢铁大王,目前这家公司已在全球50多个国家展开了业务。皮尔洛从小喜欢踢球完全是兴趣爱好,但他的父亲却一向反对皮尔洛踢球,觉得他不务正业,毕竟皮尔洛将会是家族企业的继承人。

不过在皮尔洛获得的巨大成功面前,他的父亲也随之成为皮尔洛最忠实的球迷。这不但代表家族,更是代表国家为荣誉而战。豪门的家教极其严厉,小时候皮尔洛为踢球而逃学,经常遭到父亲的毒打,这让他一度离家出走,最终在叔叔的支撑之下,皮尔洛才走上足球之路。偶像剧中的富二代隐藏身份常常是为了泡妞,而意大利核心隐藏身份是为了足球。

小法的父亲弗朗西斯科-法布雷加斯是知名地产集团总裁,而他的女强人母亲纽妮亚-苏娜,也是某食品集团总裁,两人加起来的年薪足够小法这辈子衣食无忧。不过自小受爷爷的影响,法布雷加斯便与足球结缘,并成为了巴萨的球迷。在拉马西亚训练时,有四年的时间,法布雷加斯都坐出租车往返于训练场与自己的家,后来,父母在拉马西亚附近给他买了房子。而当法布雷加斯没钱买车时,父亲便送了他一辆奔驰作为生日礼物。

这位曾经效力过利物浦的小将也许在足球场上名不经传,但弗拉纳甘集团是利物浦及默西塞德郡最大的上市公司,几乎垄断了整个利物浦及周边城市的饮食,旅游及部分房地产,保守估计市值70亿英镑。弗拉纳甘首次在利物浦一线日主场对阵曼城的英超联赛。主帅达格利什在开赛前十几分钟,才告诉阿甘他将首发上场。因为,如果提前告诉他,他的家族完全有可能包下安菲尔德4万5千个座位来为他们的少东家驻场。

有场比赛,热那亚踢得很差,而且很有可能热那亚要降级。球迷不高兴了,他们纷纷爬上护栏,想宣泄一番。只见此时“太子斯库里”上前,指着领头的那位,轻轻耳语了一番。然后大群翻墙党全部屁滚尿流,乖乖听话,消散而去。斯库里的爷爷莫拉比托的名头在卡拉布里亚当地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莫拉比托是意大利恩特朗盖塔组织的负责人。

恩塔朗盖塔是以卡拉布里亚大区为核心的黑社会组织,卡拉布里亚大区隔梅西纳海峡与西西里岛相望。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恩塔朗盖塔取代了西西里岛科萨诺斯特拉家族(即电影教父中的原型)成为意大利最有势力的黑社会团体,他们与那不勒斯的克莫拉家族以及联合圣玫瑰园组织并称意大利黑手党四大团体。

作为卡扎菲的三儿子,小卡扎菲无愧足坛头号“富二代”,只是属于曾经。2000年,小卡扎菲在阿尔阿赫力开始职业生涯。2003年,萨亚迪-卡扎菲与当时还在意甲的佩鲁贾签约,引发不小轰动,只是他的加盟更多还是商业推广作用居多,球技上似乎不足以立足意甲,当赛季只是为佩鲁贾踢过一场意甲联赛,此后因为飞行药检不合格被停赛,从此之后就再未替佩鲁贾出过场。

但值得一提的是,小卡扎菲唯一出场的一次,击败的对手是当时的意甲霸主尤文图斯,而当时他掌控的财团拥有尤文图斯7.5%的股份,算起来还是斑马军团的大股东。该赛季结束后,佩鲁贾降级。

外界之所以称皮克为“人生赢家”并不是毫无道理,除了赢取了夏奇拉这位明星妻子之外,皮克还有着“富二代”的背景。皮克的父亲原本是当地赫赫有名的大律师,后来才改当了皮克的专职经纪人。而他的母亲则是当地一家大型医院的拥有者。最为令人吃惊的是他的外祖父阿曼多-伯纳乌在巴萨担任过二十多年的副主席,主管俱乐部财政。得益于此,他的外祖父在皮克出生之时便为其注册成为了巴萨的终身会员,皮克似乎注定一生都流淌着红蓝血液。

效力于英超莱切斯特城预备队的文莱球员博尔吉亚,可能即便是资深英超球迷也不太了解他。然而这名不太起眼的预备队小将,却有着惊人的背景身世。我们都知道足坛有许多富二代球员,比如皮克、比埃尔霍夫、弗兰纳甘等人,但是跟博尔吉亚比起来,他们都只能算是小巫见大巫。博尔吉亚是现任文莱苏丹(文莱皇帝)的亲侄子,文莱虽然是个小国,但是他们的人均GDP高居世界第22,作为资源型国家,文莱皇室也非常有钱,因为他们能获得国家GDP的一半收入作为皇室供奉。

而据报道文莱苏丹的个人资产高达400亿美元,曾在1997年被美国《财富》杂志评为世界首富,他在全世界各地都有各种产业,文莱国土只有5765平方公里,但是文莱苏丹却在澳大利亚有一块面积是文莱国土三倍的牧场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kaijinwujin.com/,桑普多利亚队